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当前您在: 主页 > 体育 >

自动播放

金主爆料乐视放弃中超版权内幕 一年竟亏了13亿!

正在加载...  

乐视体育80亿融资被挪走仅剩1亿 陷生死焦虑中

资本、故事、明星的身影在乐视系公司总显露无疑

编者注:争议不断的乐视又陷入了新舆论漩涡。4月17日,作为乐视生态链条中之一的易到用车被公司二股东的创始人周航,公开指责大股东乐视挪用公司13亿资金。13亿资金纠纷的真相是什么?目前不得知。不过乐视体育也曾被乐视控股挪用。接近乐视体育的知情人士告诉腾讯记者,乐视体育完成80亿元B轮融资后,79亿元都被乐视控股挪走,只留给乐视体育1亿元。其中,约30亿元属于乐视体育归还乐视控股的前期欠款,约40亿元被乐视控股控制,这部分资金很可能被贾跃亭用于汽车、手机等乐视非上市公司业务,后续控股又给了体育40多亿。

腾讯财经 作者 张小马 郭亦非

腾讯财经 编辑 王世玲

一个春寒料峭的午间,北京电通商务园区某座办公楼下,乐视体育国际足球几位员工正过着烟瘾。路过的其他部门同事跟他们开起玩笑,“兄弟,以后公司全靠你们了。”

“我们的(英超)版权明年恐怕也没了……”被开玩笑的人猛抽口烟,摇头讪笑着。

他们未能料到,剧变来得如此之快。2017年2月28日,乐视体育官方微博确认,因欠款逾期失去亚足联版权。两天后,中超这块国内赛事的头部资源同样失守。

凭借海量版权,这家中国互联网体育明星公司搭建起一个足以令资本市场为之疯狂的产业生态。抑或是由于此前不计成本的野蛮生长,又或是受累于贾跃亭的资金危机,它被迫停下百米冲刺式的蒙眼狂奔,领受着生死焦虑的折磨。

回想起乐视体育342天前的80亿元B轮融资盛宴,一切恍若昨日。那看似是上帝馈赠给乐视体育等所有赴宴者的礼物,暗中却已标明了沉重的价码。蒙眼狂奔时代:谁在挤入资本狂欢

2016年4月12日,北京市798艺术区“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内,乐视体育B轮融资发布会现场,各路投资人手持香槟红酒,觥筹交错。

这是一场中国互联网体育时代的资本“狂欢节”。

娱乐圈明星同样不甘寂寞,孙红雷、杜江代表10多位明星投资者参与其间。因夫破产再次复出的刘涛,是明星股东中出资最多之人。

5000万元的投资份额,如按照每集片酬40万元计算,相当于这位女演员拍摄两部多《芈月传》(每部81集)的税后收入。

如今有人替刘涛捏着一把汗,担心她的血汗钱打了水漂。而在当时,甚至有投资人每天往乐视体育创始人、CEO雷振剑的办公室送去鲜花,希冀着可以像刘涛一样,加入这场“花车游行”。

乐视体育生逢其时,2014年3月完成工商注册7个月后,《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并提出目标,到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

这块中国体育产业的诱人蛋糕,成为各路资本争食的对象。跻身其间的乐视体育,却是最会讲故事的那个。它告诉投资者,它在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互联网应用服务四大业务板块的全面布局,已经让自己成为全球唯一一家拥有全产业链与创新生态的互联网体育公司。

在头部赛事版权方面的野心,让乐视体育的资本故事颇具说服力。

一如2015年10月28日,当乐视体育宣布以将近1.1亿美元的最高报价,买下2017-2020年亚足联在中国大陆地区共计1000多场比赛的全媒体版权和信号制作权时,它击败了包括CCTV、体奥动力、欧迅体育等强劲竞争者。

对头部版权的狂热,在2016年2月23日莅临高潮。乐视体育当天宣布,以27亿元的价格,买断中超2016和2017赛季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

“我已经确定,我抛出去这个球(中超版权),乐视(体育)一定会接。” 李义东曾对懒熊体育分析,当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天价拿下中超五年(2016-2020年)全媒体版权及信号制作权时,他掂量了众多新媒体体育公司,在中超方面有着强烈企图心,又够胆放手一搏的,“非乐视体育莫属。”

业界共识认为,国内体育赛事头部版权中,具备持续创收价值的,只有CBA和中超。签约体奥动力之前,乐视体育的CBA版权又非独家。

乐视体育创始人雷振剑在自己朋友圈上形容过他与体奥动力谈判时的场景:“从晚上八点到凌晨三点,一次双方锁门谈不拢不许走的对话,一场可以值得终身回味的谈判……感谢时代可以让人蒙眼狂奔。”